争啖肉菌美 共品天花尊

不能食用的毒蝇伞。

■李   银

一场秋雨一场凉,正是拣蘑菇的好时节。

南宋文人汪藻《食十月蕈》吟道:“佳蕈出何许,南山白云根。畦丁入云采,遍以脱叶翻。戢戢寸玉嫩,累累万钉繁。中涵烟霞气,外绝沙土痕。下箸极隽永,加餐亦平温。伊昔贵公子,鲜肥厌羔豚。争啖肉菌美,共品天花尊。居然此珍产,以远莫见论。生令五鼎味,但饱三家村。伊余少所嗜,头白归故园。日获甘脆享,人言老饕存。栮脯固已陋,竹枯何足言。从今大嚼处,不复思屠门。”说他吃了“蕈”以后,想都不再想“羔豚”之类了。

诗中的“蕈”就是指蘑菇。“蕈”所从“覃(tán)”,《说文》:“长味也。”甲骨文作   ,本是一个尖底的罐子形;金文在上面加上“卤”,写作   ,表示其为用卤水熬盐的罐子。盐之于菜,其作用自不待言,所以引申指味道绵长。一些以“覃”为声旁的字,也就有了深、长的含义。如:“潭”,深水;“嘾”,贪吃。“谭”,话多、吹牛皮。因此,李时珍《本草纲目》释“蕈”:“蕈味隽永,有覃延之意。”并具“益气”“杀虫”“治痔”“健胃”等功效。

蘑菇营养丰富,味道又极其鲜美,堪称名副其实的山珍。对于它,笔者是深有体会的。不必说幼年时翻山越岭地搜寻;便是现在,每次一回到故乡,总要去附近集市上转一转,不为别的,就为了找干蘑菇;若有,总要买上一大袋。去年暑假,带家人在乡下侄子那避暑,秋雨过后,一顶顶或红或白或绿或褐的小家伙,如春笋般从林下枯叶间钻出来。我一连拣了好几天,天天有新鲜蘑菇吃,真是妙不可言!意想不到的是,因长期伏案,导致我膝关节疼痛,经久未愈;这回不知道是因为拣蘑菇时的俯仰攀爬,还是吃蘑菇时的营养功效,竟然不治自愈了!

蘑菇的另一个名字叫“菌”,所从“囷”,从禾从囗(wéi),粮仓的意思。古人以之命名,真是太贴切了!

一者,蘑菇一般都呈伞状,也就是汪藻所形容的“钉”形。古代的粮仓就是这个样子,仓身呈圆柱状,上面盖着伞形顶。传说战国时期的鲁班,就是受蘑菇的启发而发明了伞。北宋诗人杨万里还饶有兴味地写过一首《怪菌歌》:“雨前无物撩眼界,雨里道边出奇怪。数茎枯菌破土膏,即时便与人般高……此菌破来还可补,只不堪餐不堪煮。”

二者,蘑菇为美味的食物,且无需耕种之劳,只要有合适的温度跟湿度,一天一夜的功夫,便能迅速生成,以“粮仓”誉之并不为过。全世界的蘑菇品种多达36000个,包括我们所吃的木耳、银耳、香菇、灵芝等,汪藻诗中的“肉菌”“天花”“栮脯”“竹枯”都包括在内。名字虽然或从“艸”或从“木”,但却与草木大不相同。它们由菌丝体和子实体两部分组成,不能进行光合作用。菌丝体是营养器官,相当于植物的根;子实体是繁殖器官,由柄和盖组成;繁殖出来的孢子,就藏在伞盖下牛百叶一般的褶缝间。这些孢子随风飞扬,只要有合适的环境,就能繁殖。根据史书记载,大约在西晋时期,已有人工栽培蘑菇。隋代《山蔬谱》还细写了香菇栽培法:“永嘉人,以霉月断树,置深林中,密斫之,蒸成菌,俗名香菇,有冬春二种,冬菇尤佳。”

有趣的是,栽培蘑菇的专利却并不属于人类,而是蚂蚁。科学家发现:世界上共有10万种蚂蚁,大约有200余种会种植蘑菇。而且,早在5000万年前,它们的“种植”技术就已经很成熟了。

在我国,主要为分布于各省的黑翅土白蚁。它们筑巢于地下一两米处,靠取食树木(一般是枯死的树木)纤维为生。但刚孵化出来的幼虫,还消化不了植物纤维,需要菌丝来提供营养。白蚁们便在洞中开辟出菌圃,将植物搬进去,供真菌分解吸收;白蚁们还要分泌出激素进行培育;由于里面的温度和湿度,一年四季都是恒定的,十分有利于菌丝的生长,从而源源不断地提供给幼虫食用。它们所培育出来的蘑菇有鸡肉的鲜味,故称鸡枞菌,是菌类中的上品,以云南的最负盛名。鸡枞菌娇嫩易变质,过夜便香味大减。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杜牧《过华清宫绝句》)。说的是唐明皇李隆基,为使杨贵妃能吃到新鲜的荔枝,而令沿途驿站快马急递。相传明熹宗朱由校,也学他的样,每年命驿站用快马从云南急送新采的鸡枞菌到京城来。不知道是量太少,还是味道太美,朱由校却只顾自己享受,连正宫娘娘张皇后也分不到一羹!

三者,“囷”本引申有聚集之意。以“囷”为声旁的字如:“箘(jùn)”,成丛的箭竹;“麕(jūn)”,群处的獐子;“稛(kǔn)”,用绳子捆束。蘑菇往往也是成片地生长。因此,拣野蘑菇时,不能着急,遍寻不见,也许某一处会有一大片。

但蘑菇虽好,却有许多不能吃,每年都有人因此中毒甚至丧命,“红伞伞,白杆杆,吃完一起躺板板”这类民谣,可不是说着玩的!蘑菇中毒的症状很奇特,主要是能看见天使般的小人儿飞来飞去。

《山海经》对此竟也有记载,《大荒南经》说:“有小人,名曰菌人。”“菌人”一词的出现,说明很早以前,人们就有过这种中毒体验。这也应该就是蘑菇的被称为“蘑”的原因:“蘑”跟“魔”一样,都以“麻”为声。意思是如吃了大麻一般,产生幻觉。至于“菇”的从“姑”,自然是指它们像花姑娘一样,十分美丽咯。

母亲叮嘱过我:除了常见的雁鹅菌、绿豆菌、爆浆菌、红菌等,可以吃新鲜以外;其它不知名的,都只能晒干后再吃。碰到那种伞面颜色特别鲜艳,甚或身穿裙子的“花姑娘”,干脆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