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观众展现科幻小说的魅力

■徐招治

电影《混沌行走》改编自知名作家派崔克·奈斯同名系列畅销青少年科幻小说,小说曾荣获卡内基文学奖等多项权威大奖。美国狮门影业同样对此类改编作品有着丰富的制作经验,此前其打造的《饥饿游戏》三部曲风靡全球成为票房收割机。再加上好莱坞科幻大片的明星卡司阵容:“蜘蛛侠”荷兰弟、“星战女”黛茜·雷德利、“拔叔”麦斯·米科尔森领衔主演,特别是荷兰弟秀身材,肩部、背阔肌、胸肌展露无遗,让粉丝们养眼十足,一场集众明星,惊心动魄的人类迁徙外星之旅,可谓是身临其境。

《混沌行走》的视听冲击来自改编的科幻小说中最精彩的部分,观众在科幻感之外还能产生惊悚感和悬疑感。与本来就有名气的原小说相比,影片的魅力在于新意——人类的意识形成声流!当地球不再适宜生存,人类开始移民到外太空。在一颗宜居的星球上,存在一种病毒,染上后,男性群体的所思所想,均会呈现出声流为周边的人所知道,然而女性群体却不受影响。电影播放中,银幕上时不时像弹幕一样跳出主人公的思想,并用声流的方式回荡着,宛如紫色等颜色流动的形状漂浮在空中。

普通科幻小说常描绘幻想中的未来世界,但电影《混沌行走》却反其道而行之,它把幻想藏在和地球现实世界相似的地方,描写一场外星病毒坠落某地后,该地产生变异,男性群体被秘密力量改变基因。片中类似美国西部那样逼真的场景和气氛渲染,使得影片魅力大大增强。影片中两个定居点的女性群体遭到截然不同的命运:托德(“蜘蛛侠”荷兰弟饰演)所在的区域中,女性群体被认为是病毒的载体,最终被男性群体屠戮殆尽,托德的母亲也是被该镇镇长刺死,其表达的主旨是命运的不公。而另一处区域则是女性群体翻身做主,镇长是位黑人女子,她们和男性群体和睦相处,将家园打理得井井有条。对于这些外星移民而言,感染上病毒是没法选择的,但可以选择的是接受命运继续生活,还是像片中的男性群体一样念念有词“我即方圆,方圆即我”将愤怒倾泻到他人身上,杀戮无数无辜的女性。不同的想法,造就了不一样的结局。

该片虽拍出了一个很大的世界观,细思恐极的深层脑洞,涉及物理、数学、生物、哲学等专业知识。但还是存在一些缺陷:第一,该片设置了外星人斯派克人,但斯派克人的作用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被镇长说成是杀害托德的母亲和其他女性群体的罪魁祸首。第二,设置了男女矛盾,但最后也没有妥善解决,第二代新移民在片末到达这个宜居星球,同样会出现这个问题。而另一处区域的小镇解决了这个问题,黑人女子当上了镇长,究竟怎么化解变异没有讲。第三,电影的结尾存在逻辑缺陷。女主角薇奥拉向族人发出求救信号,母舰不核实宜居星球的情况,就直接降下来,有点说不通。第四,影片中呈现了科幻、爱情、青春、枪战、魔幻等元素,但每一种元素似乎都没有表现好。爱情线没拍全,幻术大乱斗没拍全,科幻废土朋克没拍全,地球人大战外星原住民抑或部落间的战争都没拍全,所有元素杂糅在一起,成为四不像作品。影片有些像《三体》和《进击的巨人》的结合体,却又让人看得不是那么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