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共乡愁长流

■杨邹雨薇

立秋之后,麓山的枫叶渐渐红了。星城依旧喧嚣、繁华,这是秋天里常见的一种风景。

寓居在朝气蓬勃的城市,每日里忙得不亦乐乎。不过,闲暇之际邀三五好友,一起或行走在江边的绿荫下,看车水马龙;或漫步在琳琅满目的商场,评议挑选;或围坐在夜市的美食旁,边吃边聊,何等惬意!

然而,一个突然来电打断了我的美好享受,把我扯进了千丝万缕的乡愁之中。

电话是爷爷和奶奶打来的。爷爷先说话,奶奶后说话,两位老人家依然是老调重弹,无非是嘱咐我在外面注意安全,不要乱吃东西,有空经常回家看看,云云。不过,这一次,奶奶说了让我有空回家看看之后,忽然改口说:“这种大热天,你还是莫回来算了,家里没有空调。”

听了之后,我心里忽然一震:平日里,我们只顾忙碌自己的工作,有无数的理由不能回家,却忘了家里的老人家。想起他们在烈日下家乡的菜地里劳作的情景,想起他们脸上一颗颗的汗滴、浑身湿透的衣服,还有中午对着电风扇午休的情景,我的心顿时疼痛不已!

尽管父母和叔婶一直在为解决二老的生活环境而努力,父亲为之付出不少,但收获总是不大,他常常为此自责。

而在我的印象里,乡下的秋天总是披着橘黄色的外衣,散发出浓郁的果蔬味。爷爷奶奶一辈子都喜欢柴火灶,那是一种袅袅炊烟升腾起独特的秋韵。鸡鸭鸣叫声及犬吠,还有门口村道上偶尔驶过的车辆声,村旁溪水汩汩流淌的声音,合成一曲乡村四重奏。爷爷奶奶在家里新址附近开垦的菜地,被奶奶当成孙子一般精心伺候,一年四季果蔬更迭,让家人口齿留住熟悉的乡土味。

奶奶在电话里说,由于天气干旱,加上她年纪越来越大,体力也不如从前,也常常丢三落四。而爷爷,自从四年前脑中风之后,不能干重活了,而且脾气越来越大,动辄发火。父母隔三差五回去看看,为老人家买好吃的,帮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用父亲的话来说,做的还远远不够,特别是无法释放他们的孤独。

我小时候被爷爷奶奶视为宝贝,作为他们的长孙女,享受到了很多关爱。自从自己外出求学开始,爷爷奶奶的眼里就多了几分喜悦和几分担忧。他们既希望我有出息,在外面扎根并干出一番事业来,又希望我不要离他们太远,能够经常见面。如同儿时的我,常跟在他们身后进城。

从自己在校学会赚钱开始,每次回家,我都少不了为爷爷奶奶带一些东西。奶奶说:“还是大孙女贴心,记得爷爷奶奶。”我也曾邀请爷爷奶奶来省城旅游,他们十分开心。后来,爷爷再也不肯出来。我问他原因,他总是说:“不急,等哪一天,我划着你叔叔那条渔船顺流而下来长沙看你。”这样,就害得我经常在长沙的湘江边翘首以盼,望穿秋水,都不见那乌篷船的影子,只见随波而来的浓浓乡愁!

柔柔秋水,盈盈秋波。既然爷爷奶奶不肯来长沙,那么,我只有回家去看看了。秋水共乡愁长流,我们要学会在欢乐和忧愁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