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樊遵贤老师

■蒋阳波

樊遵贤老师是原衡阳幼师(现衡阳幼专)的语文老师,主持学校鹿鸣文学社的工作。我在那读书时,樊老师并不任教我班,我与他的交集完全是在文学社。

学校的鹿鸣文学社创建于他之手,社名取自于《诗经》中的《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意思是一群鹿儿呦呦鸣叫,在原野吃着艾蒿。小鹿觅食的自然欢快与成长的无拘无束相映成趣。或许是老师们期待我们在文学社的这片绿草地上能够更加自由快乐地成长吧!

因为喜欢文字的缘故,在文学社编辑招新的时候,我加入了这个团队。因而认识了许多来自不同班级的朋友,有张灵、廖雨燕、李平、文佐、陈媛等。文学社办有《鹿鸣》期刊,实行编辑三审制度,编辑在编辑部轮流审稿的空隙,也不免说说笑笑。讨论一下各自审核的稿件,讲一讲各自班上发生的趣事。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大家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

樊老师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并且积极组织文学社与外校社团一起联欢。印象中,我们和周边几个学校的各类社团都组织过联欢活动。印象较为深刻的是与外校的一个书法社团联欢,看着他们一个个现场挥毫泼墨的姿态,欣赏他们一幅幅字迹飘逸的作品时,不免艳羡得很。而我们大多数只能朗诵诗歌,美编们倒可以现场创作一些美术作品。此次活动之后,大家都自觉地加强了三笔字的练习,特别是毛笔字的练习。

樊老师还经常邀请市里的文学大家来为社员们举办讲座。记得有一次,邀请了胡丘陵、陈群洲等老师来作讲座。等到开讲时,除了文学社的社员外,竟还有不少老师和同学们都闻讯而来,大阶梯教室被挤得满满当当的。“文学讲座”四个字,是美编文佐用白色粉笔勾勒框架之后,再用红色粉笔填充的。大家对于这样的机会很珍惜,在讲座的间隙提了不少问题。几位老师谈自身创作的经历激励了很多社员,其中有不少社员还获得了赠书,我也获得了一本陈群洲老师的诗集《隔河而居》。这本诗集,我常常翻阅,受益匪浅。

樊老师为了锻炼编辑和社员们的能力,还组织大家兵分几路去其它学校“推销”我们的刊物。我和几位编辑一起去了衡南五中,跟该校的文学社团衔接相关事宜,并介绍和推荐我们编辑的刊物,跟他们约稿,进一步扩大我们社团的影响力。经过樊遵贤等各位老师和编辑们的共同努力,鹿鸣文学社后来被评为了全国“十佳”文学社。当时的社长廖雨燕喜气洋洋地捧着那块牌匾的场景,我现在还记忆犹深。

毕业之后,当年的文学社好友各自散落天涯,相聚甚微,与樊老师也疏于联系。张灵、廖雨燕在商海沉浮,李平走向仕途,文佐走进高校,而我呆在一所中学,偶用文字慰藉心灵。多年之后,看到衡幼高专鹿鸣文学社消息时,忆起樊老师。探听近况,得知他已于数年前离世,不禁唏嘘,以文记之!